靖州新闻网首页 |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 靖州新闻网 > 苗侗风情 > 靖州文艺 > 文艺作品 > 内容阅读
本周新闻点击排行
电视新闻
通知公告
呼声与建议
打糍粑,盼团圆
来源:靖州新闻网 浏览:1次 时间:2018-02-05 11:02:20 作者:吴展团 官方微博

  千百年来,民间一直流传着打糍粑、盼团圆、过大年的习俗。“腊二八,打糍粑”,糍粑一打,年就到了!

  离开家乡有些年月了,每当临近年边,打糍粑的事情总会不时浮现在眼前,那些人和事总是那样生动。近年来,亲戚们过春节总不忘给我家带来一些糍粑,每次吃到糍粑,就回想起农村腊月打糍粑的热闹场面和过年的气氛。

  过年打糍粑,不仅我的老家湘西靖州这一带,全国不少地方都有这样的习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统工艺呢?据说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的臣子伍子胥为报父仇投奔了吴国,想从吴国借兵讨伐楚国。他来到吴国帮助吴王阖闾坐稳了江山,成了吴国的有功之臣。不久,实现了自己的宏愿,伍子胥率领吴兵攻破了楚国京都郢都,掘楚王墓鞭尸以报仇雪恨。此后,伍子胥受封申地。

  有一次,吴王令伍子胥率人修建了著名的“阖闾大城”,以防侵略。城建成后,吴王大喜。惟有伍子胥闷闷不乐。他自知自己结怨甚多,恐日后有人难以容他。回营后,便对自己的亲信说,“大王喜而忘忧,不会有好下场。我死后,如国家有难,百姓受饥,在相门(苏州八个城门之一)城下掘地三尺,便可找到充饥的食物也。”

  阖闾的儿子夫差继位后,多次拒绝伍子胥的忠告,竟听信谗言,令伍子胥自刎身亡。

  不出伍子胥所料,他去世后不久,越国勾践乘机举兵伐吴,将吴国都城团团围住。当时正值年关,天寒地冻,城内民众断食,饿殍遍野,国家和人民果然遭到危难。

  在这危难之际,人们想起了伍子胥生前的嘱咐,便暗中拆城墙挖地,人们惊奇地发现,城基都是用熟糯米压制成的砖石。

  原来这是伍子胥在建城时将大批糯米蒸熟压成砖块放凉后,作为城墙的基石储备下来的备荒粮。人们不禁感叹道,伍子胥真有先见之明!大家将糯米砖石拙起,敲碎,重新蒸煮,分而食之。

  后来,人们每到丰年年底,便用糯米制成像当年“城砖”一样的糍粑,以此来祭奠伍子胥。至今,糍粑仍是南方各地每年春节前必做的美食。有的地方将糍粑制作成圆形,有大有小,象征着丰收、喜庆和团圆;有的地方又称为年糕,寓意吉祥如意、年丰寿高。

  看来,人们之所以年年要打糍粑、吃糍粑,是与其中的丰富文化内涵分不开的,因为这就是一段历史荣光、是一种乡愁记忆、是一道文化大餐。

  所有好吃的东西,都不会轻而易举得来。制作糍粑的过程也较为复杂,要经过泡糯米、蒸糯米、捶糯米、“捉”粑粑等程序。各地打糍粑的方式方法大同小异,这里,简单说说我以前所经历打糍粑的一些体会。

  打糍粑需要帮手,一两个人是完不成的。这一天,团寨里的男女老少都十分高兴,邻里或三五户,或七八户相邀在一起打糍粑。

  头天晚上就将糯米浸泡好,清早起来用甑子蒸。大锅大灶,灶下架柴火,灶上罩木甑,干柴猛火,约莫两根烟的功夫,甑子里的糯米就热气腾腾,香飘满屋了。

  用筲箕把蒸熟的糯米饭舀出来,倒进木槽(或者石臼)里。小孩们嘴馋,糯米一端上来,就抢着去抓一把往嘴里送,热乎乎的,也顾不得烫。

  打糍粑一般由两个年轻体壮的男将完成,他们各持一把木槌,分别在木槽的两端,你一槌我一槌、你上我下地扔开来。开始的时候,糯米饭还没有烂,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当熟米逐渐打软锤烂时,就需要耐力了。

  嗨——哟!嗨——-哟!如果有人看得起劲、入迷,打糍粑的人也尤其卖力,他们把木槌举得老高老高,落下去梆梆作响。

  不一会,粒粒糯米饭就变成了黏糊糊的白色“胶体”,绵软柔韧。“胶体”黏着木槌下端,难分难离,打粑粑的人就用一块竹板沾点水分开,一起连着放上了糍粑板,一槽粑粑就完成了。两个男将尽管身着单衣,却也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捉”粑粑常常由女的操作。她们围个围裙,双手戴上袖套,在手上抹些许菜油,把“胶体”揉成一个个小球体,冷却片刻,然后用力按下去,逐个再按成圆饼形,糍粑就这样成型了。

  “捉”粑粑也是一门手艺,手巧的人才能“捉”得均匀、光滑、圆满,煞是好看。小孩们把刚“捉”好的糍粑,涂上红色、紫色或者蓝色,有的还画上一些花草虫鸟,写出一些“福”“寿”等吉利的字。

  为了保持好糍粑的形状,人们往往都会把“捉”好了的糍粑,用另外一块糍粑板压在上面,再在板子上面压着岩石等重物。

  乡下的年,才像过年。劳动所获是最大的乐趣。只有亲自体验打糍粑的辛苦和快乐,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美味中的别样滋味。

  以前,在老家过年,父亲上了年纪,我也总是亲自上阵。过年时,既高兴也担心,高兴的是劳动后看着成果,有一种成就感;担心的是我一介书生,力气有限,常常累得气喘吁吁。那时,别人看我身材并不单薄,还以为我力量足,打粑粑的时候特意加快节奏,打一槽下来,搞得我腰酸背疼,浑身无力。苦力劳动,是需要经常锻炼才吃得消的。

  岁月变迁,人情变故。如今,我已是“城里人”,基本不在农村过年了。吃着亲戚朋友送来的甜甜的、黏黏的、亮晶晶的糍粑,让我常常回忆过去,常常感慨时光。

  真难忘,那些打糍粑的岁月。这样的时光尽管一去不复返了,却是生命中最美的滋味!

[编辑:何嫘]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QQ通讯群:217429310 新闻热线:0745-8227192。
温馨提示: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网新闻,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视频、图片需保留水印。张霞
更多
友情链接
乡镇管委会 | 党群部门 | 政府部门 | 企事业单位
乡镇管委会:
党群   部门:
政府   部门:
企事业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