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州新闻网首页 |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 靖州新闻网 > 苗侗风情 > 靖州文艺 > 文艺作品 > 内容阅读
本周新闻点击排行
电视新闻
通知公告
呼声与建议
忆父亲
来源:红网靖州站 浏览:1次 时间:2017-07-07 10:13:08 作者:张红 官方微博

  父亲节不知不觉过去两个多星期了,这期间读了不少写父亲的文章:《父亲》《父亲节,寄往天堂的一封信》《父亲,我想对您说》……每每读到情深处,泪水总情不自禁地落下来。一个身影从记忆深处慢慢地,慢慢地,且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中,一头灰白的头发,一副严肃的表情,一件发白的衬衫,一身凛然的正气,他——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因公离开我们三十四年了,在他的追悼会上,人们是这样评价他的:“他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当时年仅十一岁的我并不明白这话的含义,只知道傻傻地跟着哭。随着年龄的增长,回忆起眼中看到的父亲,耳畔听到的父亲,对父亲的敬重日益增加。

  “张站长,你就高抬贵手,对我们的木材别盯得这么紧。听说你们站里有几个已成人的孩子还没找到工作,你女儿也是一个吧。这样,我们铁路上给你三个指标安排孩子工作,以后——”“不行!孩子的工作她自己会去找的,单位的事,公事公办!”没有一丝犹豫,更没有一点余地,时任木材检查站站长的父亲面对诱惑,面对利益斩钉截铁地回绝了。后来母亲还怪父亲,说:“女儿高中毕业都一年多了,没找到工作,铁路上的工作呀,好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浪费了。你就稍稍放别人一点,女儿的事不就解决了吗?”“放?你知道这一放,国家要损失多少?这损失能用女儿的工作换得回来吗?你知道我们的职责是什么吗?!”脑海里依稀还记得父亲铁青着脸,怒气冲天地对着母亲吼到。结果二姐通过考试考到老牛坡那的织布厂上班了,而木材检查站却在父亲调过去的那年不再亏损,第二年甚至有几万元结余了。

  在部队呆了二十多年,一九七六年夏天,父亲服从安排,听从号召,带着一家大大小小,从广州转业来到了急需人才的偏远山区——靖县。没有要求,没有怨言,也没有停歇,到了目的地,安顿好家人即开始工作。畜牧局、排牙山林场、农机公司、木材检查站……哪需要他,他就到哪;到哪,哪就是一派新景象。他把部队上雷厉风行的作风也带到地方上来了。

  一天天气暗下来了,母亲的菜已摆在桌上,但我们谁也没上桌边坐下来,因为父亲还没回来,大家耐心等待着。父亲终于回来了,裤腿高高卷着,脚上、鞋上沾满了泥,脸上也略带疲惫。母亲忙招呼父亲洗刷去了。过了一会儿,父亲上桌了,我们赶紧坐下。这才听母亲说,父亲一天都到乡下查杆子去了,跑了个遍,所以才回来。酒杯(每晚雷打不动一小茶杯酒)才端起,父亲单位的一个小伙儿跑来了,拉着父亲在外面嘀咕了一阵,父亲撂下一句“我有急事!”就走了,母亲喊着把饭吃完再去,可父亲还是越走越远了。这天晚上父亲没回来,直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父亲才回到家,啥也没说,一倒到床上呼噜声就起来了。几天后,我们才知道事情原委:那天乡下有人准备趁晚上偷偷砍木材去卖,父亲和同事得到了消息,就在那等着,人赃俱获,及时制止了一起违法行为的发生,使国家的财产没有受到损失。而父亲和同事们在那足足守了一个晚上,把事情处理好了才回家。

  父亲就是这么一个大公无私、雷厉风行的人。平常别看他一脸严肃,对子女的要求很严,其实也有“儿女情长”的时候。脑海里清晰地记得,每天饭桌就是他上思想政治课的地方。吃饭时,全家人都围着桌子坐着吃饭,他则开始他的政治讲堂,从自立更生到勤俭节约,从国家大事到家庭小事……无所不谈,无所不教。我们不仅听着,更要从行动上做着。年龄最小的我有时吃饭会掉一、两粒在桌上,父亲眼睛一盯,赶紧捡起来往嘴里塞,更别说倒饭倒菜了,直到现在我几乎也没有这样的行为。父亲让我们几姊妹感到敬畏。有一天家里发生了“八级地震”:思想前卫、爱赶潮流的二姐跑到理发店烫了个“大爆炸”,美滋滋地回到家里。这在八十年代初可是件新鲜事儿啦。当姐还在“顾影自媚,窥镜自怜”时,父亲回来了,一怔,一瞪,一怒,一巴掌,接着批评的话语如机关枪扫射般冲向二姐:“我十二岁就犁田养家了,你十八岁了,还没工作,还要大人养着,还搞这些崇洋媚外的把戏,该自立了……”没想到倔犟的二姐这次来了个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了。一天,两天,三天,亲戚都问遍了,没音讯;同学都问过了,没消息。第五天,还是在饭桌上,一家人鸦雀无声地吃着饭,只见父亲若有所思,自言自语:“到底到哪去了?怎么还没消息?唉,早知这样,不该当初。”接着两行清泪顺着父亲脸颊缓缓落下,从没见过父亲掉泪的我们呆了——父亲是深爱自己的孩子的。大姐再也忍不住,当了“叛徒”,把二姐的行踪告诉了父母——跑到母亲在广州的好友那去了,因为没电话无法联系,电报也是在后面才接到。父亲马上要母亲去广州把二姐接回来,至此也再没打人了。

  对父亲的记忆也就停留在那年冬天了。快年底了,父亲想着一个经法院判决的人还欠着单位的账没还,“今年的事今年了”,于是叫上仨同事和一个森林公安民警,坐着单位三轮车去要账。“天有不测风云”,路上车翻了,把门边座位让给别人的父亲,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别人,而自己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永远地……

  父亲,您知道吗,您虽然离开我们已有三十四年了,您的音容也许淡忘,您的笑貌也许模糊,但您优秀的品质,您对我们潜移默化地教育牢牢地扎根在我们的脑海,我们的心中。而今在工作岗位上的我们,牢记您的谆谆教导,践行您的优良品德,沿着您的坚定足迹,无怨无悔地走在人生的路上!

[编辑:陈时贵]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QQ通讯群:217429310 新闻热线:0745-8227192。
温馨提示: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网新闻,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视频、图片需保留水印。张霞
更多
友情链接
乡镇管委会 | 党群部门 | 政府部门 | 企事业单位
乡镇管委会:
党群   部门:
政府   部门:
企事业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