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州新闻网首页 |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 靖州新闻网 > 苗侗风情 > 靖州文艺 > 文艺作品 > 内容阅读
本周新闻点击排行
电视新闻
通知公告
呼声与建议
桥上春暖花开
来源:红网靖州站 浏览:1次 时间:2017-03-17 09:21:26 作者:姜雪峰 官方微博

  文/ 姜雪峰

  城里的春天总是要早一些。正月里,得几日暖阳照耀,异溪河畔的柳树就发芽了,红、白各色的樱花也早已迫不及待地开得花团锦簇、热闹缤纷,赏花的市民游客络绎不绝。微信朋友圈里晒出的各种樱花美人照炫花了眼。

  正月已出,异溪河畔的樱花谢了,乡间的各色花朵也该竞相开放了吧!都说太阳岛的油菜花铺天盖地,排林的梨花似香雪海,桥上村的桃花最美。女人们都在热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大约算是这个蛰居的冬春以来最吸引目光、最惹人情动的字眼了。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我惦记着想回桥上看看那粉色烂漫的桃林花海。犹记得前年春天回桥上,看那数百亩树冠低矮婆娑、虬枝朴拙、株株井然的桃林花开香艳似锦、灿若云霞,一直铺展到了远方绵延葱翠的群山脚下、炊烟袅袅的村落人家,那是何等的让人春心荡漾、情怀烂漫。

  桥上村古已有之。清光绪《靖州直隶州志》记载:“靖州设十八里,二卫,四百二十六村。其中,古二里一十五村中就有横江桥村(本地人简称桥上村)。”又《靖州乡土志∙乡村古干道》曰:“横江桥在州治西南,若从泡里渡经小江团到横江桥一十七里;若由小南门、新桥转至黄土坡街,西南行经二凉亭至中央桥,经尧管、赤竹坳、石家驿至横江桥二十七里。”桥上村自古在州西南去往五开卫(今贵州省黎平县)的主驿道上。在我的人生记忆里,桥上村一直是横江桥乡政府和乡集所在地,管辖着朝阳、桥上、新江、爱国、双合、黎溪、黎江、沙堆八个村,我家那个寨子就属沙堆村。桥上村有十一个村民小组一千三百余人口,是一个以侗族为主的村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修建靖州水酿塘电站时,桥上有八个村民小组四百多村民家处淹没区,成为库区搬迁后扶移民。现如今,撤乡并村后的横江桥还剩六个村,都属于渠阳镇管辖了。

  前几日去了一趟排林,那曾经漫山遍谷冰清玉洁、香雪海似的梨花还在孕育花骨朵儿,花事尚早。每天早晚匆忙行走在街市间,无暇探问,不知桥上的桃花是否开了。

  乡间的油菜花是完全开放了。那些温暖的金黄色油菜花田和周围的青山绿水,就像画家笔下斑斓的色块点缀着早春的原野,成为大自然馈赠给人类春天的杰出画作,一幅色彩明快的田野风光油画。有的地方油菜花随山势梯田层层叠叠;有的油菜花一块块点缀在村寨人家房前屋后的菜地里,装扮得处处村庄温婉清新明丽。都说,靖州赏油菜花数太阳岛的油菜花最多最好看。那里有近千亩平展展的油菜花田,清浅的绿色枝叶衬着明艳的金黄色花束,一块接一块,整齐规整,一望无际,大有铺天盖地的气势,震撼人心,美不胜收。

  其实桥上村不独是桃花美,油菜花也很美的。那个地方临近二零九国道,地势平坦,田畴开阔,交通便捷,油菜花大片大片毫无遮拦地盛开在国道沿线,漂亮极了。稍许晚开一旬的桃花,也是大片大片地盛开在国道沿线,深红浅红的桃花和金黄色的油菜花交相辉映,装扮得桥上村除了屋舍人家绿树山岭,处处繁花似锦,美得无话可说。

  每一个乡村长大的人,没有不熟悉油菜花的,油菜花大约也是我们乡下的田间地头最先见到的花朵了。正月未出,春寒料峭,稍微阳光照耀,田坝里一丘一丘的油菜花就渐次开放了,先是花茎顶部的花蕾绽放一部分,慢慢地不经意间就完全盛开了,开得金碧辉煌、热闹极了,一株一株粗壮的油菜秸秆高过人头,枝丫间叶子尚小,几乎全身是花,无数的四瓣小黄花一簇簇点缀在粗细分散的花枝上,大丛大束,交织成紧密的花田,金黄耀眼,浓烈醇美,让人心醉。

  清朝乾隆皇帝有《菜花》诗专门赞美油菜花:“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这大约是我见过的对油菜花最贴切最真诚的赞美诗了,由此足见一代盛世明君的民生情怀。

  跟桥上村一样,我童年的村庄里,秋天收获过的田野也从没有闲置的,因为开门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油总是少不了的,而油菜是本地最主要的油料作物,人们总是收获了稻子就接着整地种油菜,多数移栽,少数播种,春天的田野里、坡地上到处是金灿灿盛开的油菜花。有一些没有种油菜的田里则是撒了草籽,油菜花开不久,草籽花便跟着开放了,绿茵茵小巧秀气的草籽开紫色的花,浓密得就像是给田野铺上了一层绿底紫花的华美地毯。我后来才知草籽花还有一个斯文的名字叫紫云英,我们小时候总是喜欢摘下草籽花,轻轻地将细嫩的草籽花茎分开一个洞,一根一朵地串起来,连成一个花环戴在头上或是挂在脖子上臭美。夏天的时候就摘下粉红或是深红的指甲花来染指甲。乡下人撒草籽花是用来沤绿肥的,春耕的时候,犁铧游走过田畴,草籽花就被一垄一垄压在了翻转的泥土下面,春雨落下来,草籽花在渐暖的水田里发酵就变成了水稻秧苗上好的营养肥料。除了天真的小孩子们,我从不曾听到村寨里的人们赞美草籽花,也从来没有听到过我的邻里乡亲们赞美过油菜花。乡下人年年种油菜、撒草籽,一心想着的都是来年的吃穿用度,油菜长势和花事关乎的也只是收成,美或是不美鲜有人在意。

  桥上村是有我不少青春年少记忆的地方。从前的桥上乡集上有零散简陋木房子的南杂店、小吃店、裁缝店,临街的肉摊子等,只有储蓄所、乡邮所等是老旧的三两层楼的砖瓦房。桥上逢一六赶乡集,每逢集日,十里八乡的村民们都肩挑手提步行到桥上的马路两旁摆摊买卖农家山野干鲜货和家禽、农资等等,还有些卖油炸粑粑、米豆腐之类小吃的。总之,桥上是比我家村寨要热闹许多的地方。

  我曾经在桥上中学读过一个学期的书,女生宿舍是一间平房的大教室,十几张木架子双层单人床住满了三个年级的女生,好不热闹。记得正是春夏时节,教室后面的小山坡是学校的勤工俭学基地,坡上满是柑橘树,好学的女学生们经常在早晨或者傍晚的时候去往橘林背书温习功课,春天里橘树开花的时候,风送清香入课堂,沁人心脾。偶尔课余的时候,也和三两女同学去桥上乡集闲逛,买支牙膏之类的。青春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女学生们走在乡集上总是吸引了许多的目光。某日午间去桥上乡集,遭遇一场急雨,街上积了不少的雨水,雨稍歇,女孩子们拎起脱下的凉鞋、挽起裤脚露出雪白的小腿,赤脚在空旷的街道上开心地奔跑,被街檐下避雨的人们呆呆地看成了风景。

  那时候,父亲在桥上乡政府里工作,乡政府的办公楼是两层的青砖房,有一栋老办公楼还是古旧的地楼板,走起路来“嘎吱”作响,乡政府的食堂是木房子的,跟我们乡下的灶屋一样。乡下的少年对于上班的地方总是心存几分敬畏,担心父亲忙,我一般很少去找他,偶尔去一次,便听见文化站的胡姨对我说,你父亲得了空闲就是在宿舍里练毛笔字,你们姊妹的名字总被他反反复复地写个没完,可见你们姊妹在你父亲心中的分量。父亲是深爱自己的儿女的。犹记得,更小的时候,父亲总是骑着一辆永久牌的载重自行车,驮着我和弟妹们,骑行十几里砂石土路到乡上赶集。每次总是前面的横梁上坐两个,后面的座架上坐一个,加上父亲一共大小四个人,父亲年轻健壮,轻松骑行。春天草木葳蕤,乡间的土路除了日日碾压的两道车辙马迹,马路中间也是青青的野草,刮得车轮窸窣直响,一路上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阳光明媚,弟妹叽叽喳喳、欢声笑语说个不停,在乡集上买了什么、吃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旅途的欢乐。

  桥上还有我一个出嫁的堂姐在那里生活。堂姐和姐夫两口子十分勤快,每年种十多亩水稻,还种了许多的西瓜、大片的水蜜桃,还有葡萄,总之一年四季都忙个不停。我偶尔在城里碰见她的时候,她不是在卖桃子、西瓜,就是在卖葡萄,有时则卖些时令的山野鲜货,比如枞菌之类的,姐夫则永远是那么忠诚地、不声不响地陪伴在她的身边。日日在风雨阳光里忙碌,堂姐的皮肤晒得黑红发亮,她光着黑红的脚杆穿着塑料凉鞋,脚后跟叫风日吹开了一圈粗糙的裂口,但脚趾头上居然细心地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每次见到她都是笑嘻嘻的样子,大约长年穿行桃林花海、侍弄瓜果花木,滋养了她的性情,因而心情总是那么好,不觉日子苦累,反倒越活越爱美了。

  我知道,桥上的油菜花是从来就有的,但是,桥上的桃林花海是什么时候有的,就有些茫然了。就像我竟不曾留意桥上中学是什么时候有了宽敞明亮的崭新教学楼和学生公寓、大礼堂,不曾留意桥上乡集是几时多了那许多临街的楼房,变得焕然一新,颇有些城镇的风韵了。不过那无边的桃林总不是某一天就突然出现的,总该有十来年了吧?

  春天年年来,桃花年年开。大约从前总是把目光投注到了旁的地方,比如情感、婚姻、孩子、工作、生计等等,为此劳神费心、疲惫不堪,终年忙忙碌碌,忽略了姹紫嫣红、无限春光。“劝君莫惜金镂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韶华尽逝,才想起其实过往的日子本不该如此疲累,始终保持那一份最初的纯真,春播如花烂漫,夏长尽性张扬,秋收知足常乐,冬藏围炉夜读,才不致辜负生命似水流年。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春意渐浓,油菜花开了桃花开,桃花开了梨花开,杏花李花次第开,若待桥上桃林花似锦,沿路俱是看花人。今春的桥上桃林花海在世人眼里想必又将多了几许十里桃林三生痴情的意境吧!

[编辑:陈时贵]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QQ通讯群:217429310 新闻热线:0745-8227192。
温馨提示: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网新闻,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视频、图片需保留水印。张霞
更多
友情链接
乡镇管委会 | 党群部门 | 政府部门 | 企事业单位
乡镇管委会:
党群   部门:
政府   部门:
企事业单位: